版主信箱  貼圖、程式等,版主可任意修改或刪除,轉貼文章請多用  
連結,一天 (00:00-23:59) 請只開一個話題,請大家合作,謝謝。08/17/2017 15:45:23
 

外獨會意見交流

常用語法

中共軍旅作家劉家駒透露紅軍醜陋的史實

發言人:笑死人, on Aug/12/2017    15:05:34 (IP code: X.X.171.63)
中共蘇區莫須有清除"社會黨",AB團,濫殺自己人近十萬。

長征流竄中為求生存,一路打砸搶。

四渡赤水是碰壁川軍之後的大逃亡。

平型關一役,八路傷亡2800人,日軍只死830人。

紅軍大量的陰暗面的史實被掩蓋了。

Record ID: 150252153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死人, on Aug/12/2017    15:16:14 (IP code: X.X.139.225)
中國軍旅作家劉家駒絕筆:共產黨篡改黨史、軍史,是對國家民族的巨大危害

風傳媒報導 2017年08月05日 10:00 風傳媒

中國軍旅作家、曾長期擔任『炎黃春秋』副主編、有「董狐筆」之稱的劉家駒于2017年7月31日去世,享年86歲。臨終前,他留下『千字字絕筆』,指責中共篡改黨史軍史,「我曾渴望領導人中有良知者會向國人作出深刻的懺悔,可嘆的是由期望、失望變成絕望。」

劉家駒編撰中共黨史軍史,務求歷史細節之真實,直言「朝鮮戰爭(韓戰)是為金日成火中取栗」,且不諱言解放軍「殺人如麻性亂不止;劉退休後擔任《炎黃春秋》主編十一年;在雜誌於去年停刊前,劉家駒於重病中還寫下〈炎黃春秋和它的歷史虛無主義〉,抗議官方的劫收。

「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劉家駒先生臨終時留下大約70餘篇目前不能發表的文稿,自認反映了他「一生經歷和見聞的歷史暗角」。他仍深信「歷史的亂象還會返璞歸真」。
我們時代又一個英雄劉家駒先生于今晨3點59分病世,享年86歲,他是軍旅之中的董狐筆,我們從他《小艦隊的興亡》、《毛家灣紀實》《我親曆的朝鮮戰爭》、《紅軍師血洗越南城》等大量作品中了解了真實的戰爭和九一三事件。他退休後擔任《炎黃春秋》副總編11年,重病之中寫下《<炎黃春秋>和 pic.twitter.com/EQZThXrvng

— 高瑜 (@gaoyu200812) July 31, 2017

Record ID: 1502521534R001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死人, on Aug/12/2017    15:17:09 (IP code: X.X.139.225)
劉家駒絕筆全文:

我的大限己至,離世之前,留下些心裡話向您(你們)訣別,祝願你們幸福長壽。

我是1949年12月在重慶參軍的。12軍的軍政大學,以及所屬各師的幹校,各團的隨校,軍師團的醫疔機構和文工團隊等,先後在重慶地區招收大中院校學生入伍有9600多人(我們這批勵志報國的學生,在朝鮮戰場上傷亡有600多人,其餘的人大多因家庭出身、社會關係和言論右傾遭到清洗,最後留存在軍隊的僅有55人)。


我進入35師幹校後,學習社會發展史,參加征糧剿匪。1951年,12軍投入朝鮮戰爭的第五次戰役。我從文化教員改行到師屬山炮營三連任見習副排長、排長、指揮排長。戰爭結束,回國後擔任副連長,訓練隊副隊長。1957年,師政治部借調我參加12軍部隊史寫作,並為老幹部代寫回憶錄。

我是高中肄業的文化程度,擔當寫史真讓我難為。這是組織做出的安排,必須遵從。我努力閱讀軍史史料,學習範文,請教學者,在摸索中提起了筆。當時,全軍各個部隊都在組織寫軍史進行光榮傳統教育,總政治部的指示告誡:下筆不得暴露我軍的陰暗面,每篇文章都要緊緊把握住人民軍隊的「光榮、偉大、正確」這一宗旨。

從1957---1959的兩年間,我在這一規範下,為師團幹部代筆寫出進軍四川的《搶渡烏江》,解放重慶的《山城拂曉》,成都戰役阻止胡宗南10萬殘軍西竄的《不讓敵人逃往康藏》。我還記下《大破銅鼓寨》,《巧襲觀音廟》等一組我軍征糧剿匪的故事。


關於朝鮮戰爭,我記錄整理了《司號員到指揮員》、《在醫療戰線上》、《上甘嶺的一支車隊》和戰鬥英雄胡修道的小傳等篇,編入《光榮的道路》下發部隊。1964年,我參與寫《郭興福和他的戰士們》後,《解放軍文藝》社收編了我。

我到編輯部當了散文組副組長。散文組要編發大量的革命戰爭回憶錄,對紅軍時期、抗日戰爭、解放戰爭方方面面稿件中的史實查詢,我走訪老革命,獲得了大量珍貴的史料,其中有不少血腥的、醜惡的史實。比如: 蘇區莫須有清除「社會黨」、「AB團」,濫殺自己人近10萬;長征流竄中為求生存一路的打砸搶;四渡赤水是碰壁川軍之後的大逃竄;抗日的平型關一役,自己傷亡兩千八,殺敵只八百三;百團大戰,只出動三萬一千人,打了幾個小仗,還誇大了敵人的傷亡;解放戰爭,在東北製造了令人心冷齒寒的死城、鬼城、血城;朝鮮戰爭是我軍為金日成火中取栗,傷亡近百萬……為凸現我黨我軍的光輝,大量的「陰暗面」史實被塗上「金」或被掩蓋。我問過總政文化部副部長陳亞丁:「我們是一支勝利了的軍隊,為什麼就不能向世人說出些史實的負面?」陳回答了一句話:「暴露我軍的短處就是給反動派幫大忙。」

朝鮮人民軍、中國人民志願軍和聯合國軍1953年7月27日在朝鮮半島板門店簽定《朝鮮停戰協定》,韓戰正式落幕。(維基百科)
朝鮮人民軍、中國人民志願軍和聯合國軍1953年7月27日在朝鮮半島板門店簽定《朝鮮停戰協定》,韓戰正式落幕。(維基百科)
我進入《解放軍文藝》社正是文革時期,得「天」獨「厚」,總政圖書室管理員專為我開放禁書。我閱讀了巴爾扎克、雨果、莫泊桑、仲馬父子等人的巨著,他們批判現實的醜惡對我產生了重大影響,大量的負面史料我都記錄在案。

1990年代初,我從《解放軍文藝》退下來,走進《炎黃春秋》擔任副總編輯。這裡是從意識形態營壘衝殺出來的一幫老革命搭起的自由民主平臺,他們敢把黨史中不敢示人的秘聞和自己苦難的政治經歷捅向當今社會。一篇篇震撼心靈的文章,引發我的共鳴。老革命諄諄教誨我摒除党文化偏見,遠離立場觀點,用劉知幾「不掩惡」、「不虛美」的史德審視我軍這支「王者之師」。

2003年,我從《炎黃春秋》退下來,打開塵封已久的筆記,撿選些記憶深刻的人和事,審視它的典型性和社會意義,寫成些獨立短小的篇章。

我記敘的戰爭有:

朝鮮戰爭的第五次戰役,為攻取加里山,我所在的35師是用三千戰士前仆後繼的血肉之軀堆上山的。我是掩埋組長,面對自己戰友橫屍異國山野,血在心底流淌出《血路,血本,血酬》。

越南人忘恩負義,我們自衛反擊的懲罰手段很醜惡,我寫下《紅軍師洗劫越南城》,講述該師把一座秀美的同祿縣掠奪一空。

抗日戰爭結束,太行山下日偽的「土圍子」還在頑抗,我軍打開後,把俘獲的眾多的匪徒(包括匪首家屬)當靶子。《殺土頑, 壯膽氣》所記錄的,就是這場令人毛骨悚然的反人類大屠殺。

記敘的政治事件有:

國民黨退出大陸前,四川的田賦己徵收到1958年,我軍入川後,上海、南京等大城市出現糧荒,鄧小平按中央指令在四川強征30億斤糧。軍隊出動《武裝奪糧》, 把兩百萬老百姓逼上了梁山。

關於「西安事變」。我走訪了「西安事變」的當事人,揭露了我黨支持少壯派殺害東北軍軍長王以哲「二·二事件」的醜聞。

全軍樹立的「南京路上好八連」之所以「好」,是在上海灘繁華鬧市進行的封閉式管理,才保持了「一塵不染」。 我1975年深入「好八連」探訪,發現他們如同蹲在大上海的一座小監獄。

1958年全國大放農業「衛星」。我參觀了江西波陽三廟前公社的「水稻畝產13萬斤」的現場,憤怒的公社社員向我們揭發: 豐收的「成果」是幾百付糧擔繞著村轉圈秤出的。

1967年7月,毛澤東在武漢東湖賓館流連忘返,武漢造反派「百萬雄師」衝擊了毛的安樂窩,邱會作給我講述了《驚破毛澤東的霓裳羽衣曲》。

黨指揮槍用於戰爭,也要槍桿子為政治鬥爭服務。文革興起,280萬解放軍投入「三支兩軍」,《文革鼙鼓動江淮》,是記敘我12軍進入安徽「支左」,軍人無處不在建立的軍政權,卻是反憲政的無產階級專政。

雲南個舊縣沙甸回族鄉,在文革中清除四舊時,漢族造反派侮辱了可蘭經,還給回族的談判代表用豬首扣在頭上遊街示眾。回族人以不共戴天仇的義憤持槍反抗,遭到「支左」的14軍無情鎮壓,殺死1600多人,殺傷近千人。我這把一慘案記為《沙甸人的恩仇》。

毛澤東(右)和林彪(左)(AP)
毛澤東(右)和林彪(左)(AP)
記敘的軍史「秘聞」、各類人物以及「林彪事件」的有:

人對性的渴求是常情,我在《軍人,女人,性,糖衣炮彈》中,記敘了我軍從將軍到士兵在嚴格紀律約束下仍是性亂難止的見聞。

《軍商,我的能見度》是寫我軍縮減軍費,讓軍隊走向市場,不惜惡劣手段與民爭利的亂象。

羅瑞卿是我軍人人敬畏的鋤奸、鎮反能手,殘酷的政治鬥爭發展到文革時反把他整得跳樓。他之所以四面樹敵,是他握持生殺予奪的大權, 性格孤傲,身兼黨政軍要職後威風八面。《我見聞的大將羅瑞卿》,就是揭示他的霸氣。

關於「嚴鳳英之死」。黃梅戲之花嚴鳳英,文革中被列入「牛鬼蛇神」,她已知自己無法在專政下生存,臨死前還向社會表白:「我生是毛主席的人,死是毛主席的鬼。」她的死,我算半個見證人,我記下她不為公眾所知的死因細節。

我還銘記些憤世的小人物,如《摳八》中我的戰友常仁,他家世代貧農,歡天喜地迎來了解放,讓他無法承受的是得到的翻身生活,比當初的貧農還貧困。公社化時,連他祖上留下的一棵樹也要充公。他抗爭,軍隊容不下他的「階級異己」,打發他回鄉重扛鋤頭。

蘆花,一個煙臺的農村婦女,我的遠親,丈夫僅因和鄰居口角就被關死在派出所。蘆花進京告狀無果,回到家披麻戴孝向市委申冤,得不到回應,她憤懣難平,隻身在煙臺市的車站碼頭大街散發“還我丈夫”的傳單。這位「敢把皇帝拉下馬」的剛直的婦女,最終得到40萬撫恤金。

1986年春,解放軍出版社《星火燎原》編輯部聘我撰寫《林彪傳》。幾年間,我採訪林辦工作人員和林的老部下近百人,僅記下了二十多篇雜記,足以證明林彪無「反革命」罪,林彪反黨集團不存在,《571工程紀要》是一篇有先見之明聲討獨裁者的檄文。

林彪之子林立果和《五七一工程紀要》。(維基百科/百度百科)
林彪之子林立果和《五七一工程紀要》。(維基百科/百度百科)
《雪白血紅》是我軍作者張正隆記敘林彪在東北戰場指揮才能的一部優秀紀實文學著作,解放軍出版社出版後,引起楊尚昆、王震等人的憤怒,指責該書是給蔣介石評功擺好、為林彪翻案的壞書,作者、編輯遭到關押。我記述了這一無法無天的惡行:《〈雪白血紅〉蒙難記》。

我採訪記錄的《毛家灣軼事》,反映了多名受訪者十多年間在林辦生活工作的秘聞。敘說了帥府家庭在複雜的政治環境裡的生存和生活。

《小艦隊的興亡》,記敘了林立果進入空軍後的成長、以及從崇敬毛到反毛的前因後果。文章同時述及周宇馳、於新野用博浪沙大鐵椎一擊般的膽識,敢向毛澤東頭上動土的壯舉。

在我生命的最後時刻,官方劫收了《炎黃春秋》,我身心已嚴重危弱,仍寫出《炎黃春秋的歷史和她的“虛無主義”》抗爭。

我們黨本應是一個密切聯繫群眾的黨,講真活,辦實事,全心全意的為人民服務是我黨的宗旨。篡改黨史軍史是對國家民族的巨大危害,我曾渴望領導人中有良知者會向國人作出深刻的懺悔,可歎的是----由期望、失望變成絕望。

我留下約70餘篇文字暫時還不能發表的文稿,它反映了我一生經曆和見聞的歷史暗角。我的信念是——歷史的亂象還會返璞歸真的,也望你們能從中領悟到我的心聲。

我匆匆走過八十五年,自信無愧此生。我的文字,任由歷史和後人評說。古人雲:芳林新葉催陳葉,流水前波讓後波。

我相信歷史。我相信未來。

Record ID: 1502521534R002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笑死人, on Aug/12/2017    15:22:32 (IP code: X.X.139.225)
解放軍建軍90周年:你在官媒宣傳裡看不到的中共軍史

BBC中文網 2017年08月01日 14:10 風傳媒

中國官媒連日來盛讚解放軍建軍90年來為國家民族立下的「卓著功勳」。但若只讀官媒,有些軍史你可能還沒聽說過。

8月1日(周二)是解放軍建軍90週年紀念日,官媒早已開始大肆造勢,盛讚「人民軍隊」為「民族獨立和人民解放」以及「國家富強和人民幸福」建立的「卓著功勳」。

但官方的史觀都是站在共產黨的立場上解釋歷史,一切中共不喜歡的敘述都被視為「歷史虛無主義」。

7月21日出版的《解放軍報》發表文章,強調「決不容許歷史虛無主義歪曲黨史國史軍史」,維護官方版本的黨史軍史是具有「戰鬥性」的工作。

文章說:「站在黨的立場就是站在人民的立場」,「史學工作者和理論工作者要增強使命感、責任感,強化黨史、國史、軍史工作的戰鬥性,主動發聲、佔領陣地,大張旗鼓地宣傳我黨我軍的光榮歷史」。

那麼,不太「光榮」的歷史呢?只看官媒就不一定了解了。下面我們就為您補充幾個知識點。

「武裝保衛蘇聯」

中共本來不是中國的本土政治組織,而是蘇聯控制的共產國際中國支部,初期的活動經費主要來自蘇聯,是不折不扣的「外國勢力代理人」。

因此,在中共建立「紅軍」兩年後,中國和蘇聯發生衝突時,中國共產黨毫不猶豫地站在了蘇聯一邊。

1929年7月,由於國民政府試圖廢除滿清與列強簽訂的不平等條約,東北邊防司令長官張學良宣佈收回蘇聯控制的中東鐵路路權。

蘇聯紅軍因此入侵中國東北,擊敗東北軍,不僅維持了對中東路的控制,還強佔了黑龍江上的黑瞎子島。

在中東路事件中,中共不僅沒有譴責侵略者,反而發表宣言抨擊國民黨「向蘇聯進攻」,呼籲「擁護工人階級的祖國蘇聯」。

共產國際因此事把中共稱為「國際主義的模範」,並盛讚中共「在這種困難的環境中,在群眾的前面,提出『武裝保衛蘇聯』的口號……號召並組織群眾去進行英勇的鬥爭,去反對自己的政府、中國的軍閥和國民黨」。

贛州戰役與淞滬抗戰

在中東路事件中,中共儘管有意武裝保衛蘇聯,但其紅軍尚不具備足夠實力。然而,兩年多以後,紅軍在另一場中外衝突中起到了不可忽視的作用。

1932年1月28日,上海爆發「一二八」事變,日本海軍陸戰隊對上海的中國駐軍發動攻擊,國軍十九路軍奮起迎戰。此戰延續到3月3日才結束,史稱"第一次淞滬抗戰"。

China, Nationalists, Second World War
中國抗日戰爭中的國軍士兵。共產黨和國民黨對於中國抗日戰爭的歷史描述長期存在爭議。
中共將此事變視為打擊國民政府、發展自身力量的好機會。1月31日,中共中央發表宣言,呼籲上海工人「奪取武裝」,不僅反對日本進攻,也要「推翻國民黨的統治」,還鼓動國軍士兵「把子彈向著帝國主義國民黨開放」。

「一二八」抗戰開始時,紅軍正凖備攻打江西贛州。紅軍並未因國難當頭而暫時停止內戰,而是於2月4日進抵贛州附近,並於23日開始猛攻。3月7日,紅軍在遭受重創後撤退。

紅軍發動的「贛州戰役」與「一二八」淞滬抗戰幾乎同時。國民政府認為,中共乘日軍侵略之機猛攻贛州,牽制了本應增援上海的國軍部隊,等於幫助日寇。中共則說,這不過是國民黨「攘外必先安內」的藉口。

但無論如何,中共明知日軍入寇,卻並未以民族大義為重,而是內戰優先,不僅鼓動前線抗日士兵叛變,還同時發動大型的內戰戰役,應是不爭的事實。

「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

紅軍「反圍剿」失利後「長征」到西北,以期打通與蘇聯的通道,取得外國勢力的援助。

儘管打著「北上抗日」、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的旗號,但中共內部的抗戰方針更強調保存和發展自身實力。

「西安事變」後,國共兩黨經過談判,將紅軍改編為「國民革命軍第八路軍」。改編後,毛澤東立即致電朱德、彭德懷等人,強調「紅軍此時是支隊性質,不起決戰的決定作用」,因此要搞「山地游擊戰」,「分散兵力,而不是以集中打仗為主」。

同時,毛澤東強調,儘管八路軍名義上已是國軍的一部分,但實際上仍要「獨立自主」,不能真正聽命於國民政府。

根據曾擔任毛澤東秘書的李銳編著的《廬山會議實錄》,毛澤東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對中共在抗戰時期的策略做了相當露骨的概括。

毛澤東回顧說:「一些同志認為日本佔地越少越好,後來才統一認識:讓日本多佔地,才愛國。否則變成愛蔣介石的國了。國內有國,蔣、日、我,三國志。」

China, Mao
彭德懷因批評「大躍進」,在1959年的廬山會議上受到毛澤東的激烈批判。圖為毛澤東1958年在"大躍進"期間視察浙江。
百團大戰成彭德懷「罪狀」

中共對其抗戰戰績的宣傳重點集中在所謂「平型關大捷」和「百團大戰」這兩場戰事上。而發動這兩場戰事,實際上都違反了毛澤東的抗戰原則,並非中共中央的本意。

1937年9月25日,在以閻錫山率領的國軍為主力的平型關戰役期間,林彪率領的八路軍115師襲擊並殲滅了一個幾百人的日軍輜重部隊。這起小規模戰鬥被中共渲染為「平型關大捷」。

戰鬥當天,毛澤東致電中共中央北方局,強調「整個華北工作,應該以游擊戰爭為唯一方向」,實際否定了林彪的作戰方針。

1940年下半年,為阻礙日軍的掃蕩,彭德懷策劃指揮了一場破壞交通線的大規模「破襲戰」,後來被稱為「百團大戰」。

百團大戰是中共在抗戰期間唯一的一次較大規模的對日作戰,但彭德懷卻因此遭到中共內部的批判,因為百團大戰暴露了中共實力,「幫了國民黨蔣介石的忙」。

延安整風期間,毛澤東批評說,對百團大戰的宣傳「暴露了我們的力量,引起了日本侵略者對我們力量的重新估計,使敵人集中力量來搞我們」。

彭德懷被迫在1945年的華北工作座談會上做了檢討,承認自己「很明顯是民族義憤模糊了階級立場」。

此後,在1959年廬山會議上以至「文化大革命」中,「百團大戰」都被作為彭德懷反對毛澤東軍事路線的一大罪狀。

陝北八路軍種鴉片販毒

在抗日戰爭期間,官方版本的黨史強調的另一件大事是所謂「大生產運動」。

官方的說法是,在毛澤東「自己動手,豐衣足食」的號召下,陝甘寧邊區開展了一場「轟轟烈烈的軍民大生產運動」,基本實現了經濟自給自足。

多年來,一些海外學者和作家指出,中共陝甘寧邊區的經濟命脈主要在於鴉片的種植和販賣。

China, PLA
中共十分重視對黨史和軍史的宣傳。圖為解放軍士兵參觀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舉辦的軍史展覽。
經常被引用的信息來源之一是抗戰時共產國際駐延安聯絡員兼塔斯社記者彼得·弗拉基米洛夫的《延安日記》。

弗拉基米洛夫在日記中引述任弼時的話說:「毛澤東同志說,在目前形勢下,鴉片是要起打先鋒的、革命的作用,忽視這點就錯了。政治局一致支持中共中央主席的看法。」

近年來,中國大陸的敢言媒體也證實,陝北八路軍確實曾經生產和販賣鴉片。

由一批中共自由派老幹部支持的《炎黃春秋》雜誌2013年8月刊文《延安時期的「特產」貿易》,引用內部資料證實,種植罌粟、販賣鴉片的行為,延安時期黨政軍學、部隊機關多有參與。

由郭蘭英演唱的著名歌曲《南泥灣》在中國大陸傳唱甚廣,其中歌頌王震領導的359旅是大生產「模範」。

但《炎黃春秋》的文章引用中共內部資料揭示,359旅在南泥灣既賣過鴉片,也種過罌粟。而且這在八路軍各部隊是相當普遍的現象。

文章說,種鴉片的地區,在中共歷史上不止於陝甘寧邊區,時間也不限於延安時期,比如所謂「解放戰爭」時期曾在東北大量種植罌粟。

Record ID: 1502521534R003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來自四禪天, on Aug/12/2017    15:37:03 (IP code: X.X.72.163)
其實任何勢力起家都是醜陋的

英國起家靠當海盜

Record ID: 1502521534R004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懷谷, on Aug/12/2017    16:40:25 (IP code: X.X.125.126)
死殘天想靠擦共慘黨屁屁起家

Record ID: 1502521534R005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來自四禪天, on Aug/12/2017    18:26:14 (IP code: X.X.72.163)
這是耶和華的問題

他老是要選這種的
關我屁事

Record ID: 1502521534R006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temo, on Aug/12/2017    18:26:58 (IP code: X.X.199.91)
難怪不惜謗佛謗僧謗三寶, 原來自始就是替支那無神論開路.
或根本就被外道被吸收了.

Record ID: 1502521534R007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中間選民, on Aug/12/2017    18:38:46 (IP code: X.X.147.103)
死慘天,你真的已經被共產黨洗腦得無藥可救了,拖出去槍斃吧!

Record ID: 1502521534R008   From: 台灣

回信 發言人:民主中國之聲, on Aug/12/2017    22:47:06 (IP code: X.X.156.204)
>>平型關一役,八路傷亡2800人,日軍只死830人。

據最新考古發現,平型關一役,八路陣亡2000萬,活下來的都向大日本帝國投誠了,大日本帝國沒死一個人

Record ID: 1502521534R009   From: 美國

網 名

E-Mail

回信內文

    [ 回外獨會意見交流主頁]

WE ARE 49ER TAIWANESE


本日造訪人次:1385    操作上意見或問題請 E-mail To : Webmaster Copyright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