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 新 人 類 新 國 家 

楊 新 彥


  新新人類被媒體塑造的形象,大多不外乎:飆車、飆舞、染髮、衣衫不整、滿口ABC,這個世代象徵的似乎是全面的世俗化、物質化和放浪形骸。新新人類對政治感到事不關己、也沒有以國家興亡為己任的崇高情懷。

  對於這些現象,身為新生代的外獨會會員,我不免有另一種不同的看法和體會。從世代的角度出發,現在廿五歲以下的年輕人大多沒有所謂白色恐怖、政治迫害的悲情體驗,他們主要反抗的是升學主義的壓迫、家庭的冷漠、和社會強加在年輕人身上的落伍價值造成的種種苦悶。年輕人思考的內容由於環境的變遷,變得較以自我為中心,但這並不代表年輕人自私自利、社會將變得更無藥可救。反而因為青年的個人主義和敢於挑戰權威(目無尊長)的性格,使得盲從的口號和權威式教條不再管用,也讓原有的議題探討更加務實而多元。

  從近年來台灣史地教科書的重新刪編,可以看出來現在的學生已經不能再以舊式的洗腦催眠來說服和教育,而是迫切渴望瞭解自己的價值和身處環境的真實資訊。

  外省族群由於成長環境中瀰漫的原鄉情懷,要破繭而出認清自己身處的現況、挺身支持台灣獨立,需要極大的勇氣和理性。然而這一年來在外獨會擔任秘書長期間,我發現有越來越多廿歲上下的年輕人加入一般會員或贊助會友的行列,從這個現象可看出,新新人類敢於挑戰傳統價值、敢於追逐夢想的另類性格,絕不只限於紙醉金迷的娛樂取向。這對台灣建國運動應是一項「利多」,未來建國的道路上勢必會有更多新血的加入。

  有些前輩因為目前「新新人類現象」,感到建國運動後繼無人,對此我仍深表樂觀。新國家需要創新的精神去開拓,新新人類絕不是社會的負債。期許在未來外獨會和其他團體的運作中,能看到以企業管理的精神、更新穎更前衛的方式吸納年輕的人才,在民主運動前輩的培訓引導下,一同打造一個全新、有競爭力的台灣共和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