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 新 住 民 文 物 館 催 生 

邵 立 中


  如果用歷史的宿命﹐來形容新住民﹐(也就是所謂的「外省人」)移民台灣的情境﹐似乎並不為過。二次大戰後數年間,因戰火而被迫來台的大量中國大陸移民﹐在少數統治政治結構裡﹐新住民為權威政體扮演工具性角色﹐似乎也就是歷史的必然了。

  新住民因此必須接受比一般人更強化的「思想教育」﹐堅信「反攻大陸」的政治神話﹐將自身終老於斯的土地視為打回故鄉的「跳板」。這樣的歷史宿命﹐使新住民在過去的幾十年中﹐無論是在自我的群體意識上﹐或是在其他族群的眼光中﹐都多少染上了過客的色彩。半世紀過去了﹐新住民的過客意識和形象是不是已經完全褪去了呢﹖

  近年來雖然有許多令人樂觀的發展﹐但曾有民意調查顯示﹐在四大族群之中﹐新住民仍然是最具移民傾向的一群。這結果不禁令人疑惑﹐為什麼最晚移入的族群﹐卻也是最想移出的族群﹖為什麼來到這塊土地半個世紀之後﹐還有這麼多人落地卻不能或不願生根呢﹖可見確立新住民在台灣社會的集體地位﹐並建立其對台灣的土地認同與歸屬感﹐是當前台灣社會應該努力的工作。

  近年來﹐記錄客家、原住民、福佬等族群文化與歷史的文物館或博物館陸續出現,但有關新住民的文化與歷史紀錄,卻多停留在口述歷史的層次。事實上,無論是詮釋新住民移入後在台灣社會的歷史定位,或是探討新住民文化之於當代台灣文化的相對位置,都有必要推動類似文物館之設立,特別是在政府積極推動眷村改建的此時,許多對個人並無特別意義﹐但對族群集體記憶具有高度價值的文物﹐可能正隨著改建而快速地流失或遭到破壞。正因此﹐推動新住民文物館的設立﹐已經是刻不容緩了。

  新住民文物館的設立﹐希望至少能達到以下三個社會功能﹕

第一、 記錄新住民移民及融入新社會的辛酸歷程﹐使新住民認知到只有落地生根﹐認同土地之後﹐才是永久安身立命的根本。

第二、 讓其他族群對新住民移民台灣的辛苦歷程有更深的瞭解﹐並設身處地的思考新住民因歷史大環境所形成的集體意識與群體角色﹐進而增進族群間的和諧。

第三、 探究新住民文化對豐富當代台灣文化之影響﹐以確立新住民之於台灣社會的定位。

  作為唯一由新住民組成的社運團體﹐「外省人」台灣獨立促進會在紀念成立五週年的此刻﹐呼籲各級政府﹐各政黨及台灣社會重視此一訴求﹐儘速展開新住民文物館之籌設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