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 四 廠 區 的 地 質 問 題     賴 發 奎

  核四廠預定地的地質條件是否符合安全要求,事關北台灣幾百
萬人生命財產,台電的地質報告斬釘截鐵地保證沒問題,國內地質
學界深入檢視台電的地質調查報告後,認為在岩體品質指標、斷層
年代測定、資料可靠性以及載重實驗等四個關鍵項目上,台電的報
告仍缺乏學理上的說服力,必須進一步澄清。

  第一項是RQD的問題,RQD是岩體品質指標,數值高表示
岩體完整,數值低表示岩體破碎,滿分為一百分。有關立委質訊並
經媒體報導核四預定地RQD太低的部分,台電總地質師謝敬義先
生表示:「核四預定地的岩體並不破碎,鑽機鑽取岩心的過程中,
有時會造成岩石破裂,而做鑽探記錄的人經驗不足,很難分辨破裂
的岩心是天然破裂的或是鑽機所造成的,所以採用最保守的算法,
不管何種原因之破碎均列入RQD值計算,故RQD值很低。以岩
心取得率均超過百分九十五來看,岩體應很完整並不破裂。」其實
岩心取得率並不能表示岩體的完整性,在這種規模的鑽探合約中,
一般都會載明若岩心取得率未達百分之九十時,業主是不付費的,
也就是說百分之九十的取得率是鑽探的基本要求。台大土木系教授
洪如江表示:「台灣的鑽探技術相當進步,當年翡翠水庫工程鑽探
時,已變成黏土的斷層泥,都能完整的取得,連外籍顧問都很佩服
。」由此可看出台電的鑽探工程及RQD資料品質相當粗糙,而以
自己所獲得的資料不足採信為說詞,來「證明」岩體並不破碎,實
在令人難以信服。

  第二項是碳十四定年的結果,根據核能安全法規,核電廠廠址
應避開八公里內有長度超過三百公尺的活斷層之地區。這裡活斷層
的定義是在過去五十萬年內活動過二次或三萬五千年內活動過一次
的斷層。一九八○年,工研院礦研所受台電委託,在核四預定地一
處未受擾動的河階地底部,發現了含碳物質,經送美國克魯格企業
(Krueger Enterprises Inc.)分析二個樣品的碳十四定年,結果
顯示第一個樣品為二萬八千九百年至三萬二千一百年之間,第二個
樣品超過三萬七千年。台電將第一個樣品的分析結果,解釋成在採
樣過程中受人為污染所造成的,故只採用大於三萬七千年的第二個
樣品,來認定該階地所覆蓋的地區中沒有活斷層。當年進行採樣工
作的黃明哲先生將採樣的過程做了說明,表示一切都依據標準步驟
進行,應無人為污染的可能。在台電地質調查報告書第二冊所附的
照片中,也清楚地看到採樣人員戴著橡皮手套工作,並以鋁箔包裹
保護樣品。身為國科會北部貴重儀器使用中心碳十四實驗室主持人
的台大地質系教授劉聰桂表示:「克魯格實驗室的分析能力上限為
三萬七千年,顯然設備不夠精良,許多有名的實驗室在十年前就有
分析到五萬年的能力,台電應將樣品送給這些著名的實驗室分析。
」洪如江教授也指出,只有一個數據的實驗說服性太低,至少要有
三個數據才有意義。像這種具有關鍵判別性質的重要數據,必須能
重複的獲得才符合科學精神。當時所獲碳樣約二百克,而一次年代
分析所需之樣品量,至多不超過二十克。台電雖然發動了大規模挖
溝,採得了珍貴的碳樣,卻未能充分利用,以解決這麼重要的問題
,留下了一個懸案實在可惜,這反應出負責顧問的人員地質能力不
足,做事也不夠嚴謹。

  第三項是台電的地質資料過於老舊。中央大學應用地質研究所
所長李錫堤指出,近十年來經由地質學界的調查研究,發現在台灣
北部由板塊推擠所造成的逆衝斷層,似乎都不是活斷層;而由沖繩
海槽張裂所造成的正斷層則非常年輕,經常貫穿土壤層,許多重大
工程的開挖過程中,也經常看到這種活斷層。而台電對核四預定地
的地質調在十年前進行的,當時的調查重點偏重於枋腳、金山、屈
尺等大規模的逆衝斷層是否為活斷層上,對規模較小的正斷層過於
乎視,如距廠區不到三公里的K斷層就是一條正斷層,而這條斷層
的延伸長度、年代等重要資料,台電均未做進一步的調查。在我們
對台灣的新期構造運動已有了這樣的認識之後,台電實應以新觀念
再做一次詳細的地質調查。

  第四項是岩體的載重實驗。根據一九八三年台電鹽寮一號與二
號機組基礎狀況報告,機組預定地的岩體載重實驗中,岩體最高承
載量超過興建反應爐的要求。進行此實驗的二個岩體RQD值分別
為卅七至五十七與七十二至一百。而在廠區鑽探所得的岩心,約有
三分之一的部分RQD值為零,以蓋一座核電廠而言,台電是不是
應該證明在廠址內,即使是最弱的岩體,也足以支撐電廠加予的重
量呢?

  經由檢視台電的地質調查報告,我們認為台電所提出的探勘結
果,並不能證明核四預定地適合建廠,希望在岩體的物理性質與活
斷層是否存在的重大關鍵上,台電能做更進一步的地質精查工作。

                       1992/6 賴發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