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 灣 獨 立 建 國
 她是我們一生情感中最甜蜜的負荷!
 

孔 承 平


我在雲霧中看見山嶺,從雲中隙孔觀望全地,

波瀾大海遙遠的對岸,我意愛在此眺望無息。

盼望我人生的續尾站,在大湧拍岸的響聲中,

在竹林搖動的蔭影堙A找到一生最後的住家。

馬偕之歌 -- 最後的住家(台語)

  多少濃郁的情感如雪在其上飄搖,至終卻依然想起心底的 Formosa, ......台灣,福爾摩莎的情懷。那到底是什麼?對家國的愛,對生長土地的念念不忘......,而你,一生的歸屬在何方?看到我們內心深處的悸動......生長在台北,曾經在求學的過程中熱愛歷史中的“中國”,更是以自己能夠說一口極標準的國語為榮。

  猶記得在台北市長選舉中,熱心地支持新黨,自覺他們是“中華民國唯一的希望”。有那一個人不關心自己的國家?新黨所提出的理念、精神曾是重要幫助,在台灣風雨飄搖的時刻中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

  然而在國外,國際社會上的情況確不是我們能夠想像的。關於台灣獨立的問題,許多人一是不願意去面對,二是不願去考慮現在中國和台灣之間的差距。由經濟的角度來看很多人覺得太現實了,所以筆者也不願意用這種眼光來看它。比較重要的是,經過了這一百年台灣與大陸的分離,日本的統治加上外來文化的影響,必須承認在思想的方式及人與人之間的互動上,台灣人與中國(大陸)人已有極大的差別了。

  台灣人一談到自己的前途,許多中國人可以毫不加思考的說:「如果台灣獨立,我們肯定打!誰在乎什麼經濟?再來個文革我們也不怕!誰說我們不敢用核子彈?」

  想談到的是人類生活、生命與理想的嚴肅問題。如果人的基本權利我們承認應當獲得保障,他的自由應當受到尊重,那我們就要仔細思考人民自決權。這樣的自決權當然包括了政治與外交的層面。無論我們自認為是台灣人還是中國人(也許說:都是?),我們台灣所有人民的意願必須受到尊重與保護,這是不需前提的。

  但在世界各地的各中國外交使、領館的人員,無一不對我們台灣人施加壓力,調查、煽動,阻止你發展任何的活動和關於國家自尊的表現。在這裡我必須很明確地指出,中國政府和中國人民的態度根本不是真誠的,而且極盡所能地要封殺我們台灣人一切的作為。有時在報紙上我們看見一群孤苦的老人沒有救濟金了,我們會同情他們,甚至於幫助他們﹔但中國並不是。他們可以在“台獨”的前提下對你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毀滅一切。我不知道這樣的國家還需要保留什麼期望?即使真的統一了,他們也絕對不會尊重我們這些人(包括您和我在內)的任何自由。

  曾經聽說過幾個中國人這麼說:「台灣阿?小地方,我們十二億人每個人嘴巴吐一痰口水,你們就完了!」當然這是極無文化水準的中國人,但這樣的人在中國不算少數。我們希望瞭解的是中國真正有學養的人士所想的,因為他們會是帶領中國的支柱。但是即使再有學養的知識份子,提到我們台灣人想要有自己的想法與出路時,這些受到高等教育的精英們,他們的表現深深令人失望。在所謂「民族主義」和「振興中國」的激動下,他們的思考是不完全的。

  台灣人有自己的選擇,台灣人有自己的故鄉。呂泉生先生的歌曲“阮若打開心內門窗”不知喚起多少人心繫自己生長的台灣田園。在國民黨的歷史觀下,許多人以為家鄉在中國,不在台灣﹔中國多美好......,記得“我家住在黃土高坡”......更願意與您分享的是,筆者本身也是所謂的“外省人”,但是現實令人失望,中國人的行為與思想、群體意識都讓人無法接受。這使我們願意回過頭來審視自己的生命與個體,發現“人”的文化根源與生活方式都有雙重影響,進而使我們有固定的觀念和思考。

  奧地利和德國是同一民族,美國獨立時也大多是英國人。很誠懇地邀請各位來思考這個問題,相信有許多認為自己也是「中國人」的同胞,他們的學識滿腹經綸,卻也無法「自己看自己」。從事藝術的人最重要的是能「在創作,也正站在背後看自己的作品」,送給各位這句話,希望我們都有思考的空間。

  台灣獨立並不是狹隘的思想,從過去、現在到未來,會是我們珍惜家園、和睦共處的最大資產。許多人以為台獨就不說普通話(國語),不學唐詩宋詞了,這是錯誤的觀念。中華文化當中仍有極豐富的遺產,值得我們的後代將其中的精髓汲取。只是我們以另一種方式和眼光來看,因為希臘哲學、歐洲文化、印度和中國思想等等,都應該放在同等的地位上﹔狹窄的思考模式會將我們窒息。

  有人認為我們也是“中國人”(或說「華人」較恰當),那他們就更必須接納我們的言論。從歷史的角度而言,台灣與中國並沒有太多的相通點,有的只是存在於官民之間的往來。對於一般民眾來看,中國是舊的土地,他們謀求新的生活。從台灣的著名舞蹈表演團體“雲門舞集”的創作中可以看出,“唐山過台灣”代表的不是一種被迫出走的氣憤,而是充滿了無限希望的情懷。中國領導人一直重複說,“台灣自古是中國神聖領土的一部分”云云。君不見一加上“神聖”二字,似乎所有人都必須為之獻上自己的生命?台灣自古以來是台灣人的,並不存在什麼血緣或親族的義務與傳承。

  有許多朋友以為台灣人口當中一大部分是中國在一九四九年來的,這是錯誤的想法。所謂的“外省人”只佔了人口百分之十左右,意即絕大多數都是已在台灣一、二百年以上的住民。台灣人有祖國嗎?從來就不存在這樣的觀念,有的只是先民的遙想。

  中國的歷史數千年,台灣出現記載的至今不過四百年,而真正曾經完全有效統治的說法不只令人懷疑,而且根本不成立。中國人如何能說“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和對付西藏完全一樣的劣等說法。更何況大多數的台灣人民都不願意在自由上被干涉,所以有過去許多抗拒中國(包括日本)的團體和行動。現在有無數的台灣組織和團體在世界各地為我們的家園付出心力,對抗中國侵略的意圖。讓中國知道,我們有決心保護自己的國家,我們有堅強高昂的鬥志和戰鬥力對付外來的敵人。

  我們希望和中國的關係是和平共處的,甚至互相幫助。無論就人口或經濟力量而言,還是活動能力和平均素質,加上政府、主權等等形成國家的基本條件,台灣都早已經是有完全主權的國家,具備了所有中型國家的形態。盼望我們都瞭解,主張台灣獨立的人並不是可怕的人,他們也是有情感和真實生活,也可能是最愛台灣這片土地的人。他們願意為她付上生命,為她不辭勞苦。

  一世紀前在台灣的馬偕醫生(博士)說:「寧可燒盡,不願腐朽」!他一生都奉獻給了台灣。一位外國人都為我們如此犧牲,為什麼我們還要將自己投入在如此不可知的未來呢?儘管我們對國家的大小事有著不同的看法和意見,但絕對沒有任何人願意見到她被欺凌,也沒有人能忘懷她給予我們的氣息和滋潤。

  愛會是這片土地上的旗幟,現在就是我們關懷奉獻的時刻。我們是台灣人,沒有任何的前提和後話,也不需要再補充。台灣人的未來是我們共同的盼望,更是我們一生情感中最甜蜜的負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