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 輪 下 的 思 考    孔 承 平 


  對於現在的台灣人,思想中沒有什麼歷史的情結,也很少過去台
灣人的悲情。而且有部分從小不會講台語,如同筆者即出自半個外省
家庭,對台灣這片我們生長土地的前途思考,需要時間和啟發。感謝
上天給予我們有反思和成長的良機,許多人生觀和價值觀的培養,是
在各種理論、思想與宗教意識的相互激盪中建立起來。我相信我們的
社會需要愛,常常在缺乏愛的出發點上,容易使別人受到傷害。希望
能從個人的觀點和認識,從一些事例中反省,來稍微談一下台灣前途
的思考。                          

中國人的思考框架

  先談關於中國(大陸)人的部分。在海外不少台灣人與中國人相
處的直接感受,是思考方式和觀念的極大不同。在馬克思主義的教育
下,他們對於“群體”的意識是很強烈的。對政治與社會的無力感,
表現在極端的不願意被束縛在群體之中。稍微留心的也注意到,希望
中國強盛和統一台灣在他們的觀念裡是分不開的。這絕不是對與錯的
比較,而是要看思想是不是被束縛了,是不是被民族意識的激進所帶
領。許多人為中國傳統的歷史觀侷限在小框架中,跳不開這個框架,
走不出所謂統一的邏輯。即使共產黨倒臺,中國人也不太可能跳脫傳
統的思考,對於台灣爭取國家主權不聞不問。這應該是我們能力所及
範圍之一,和歐洲及北美的眾多中國學人(學生、學者與民運人士)
溝通和友善,他們將會是下一個中國政府的重要影響力量,甚至成員
。                             

  當對談到台灣的前途和台灣人的自主願望、應有的地位時,他們
始終逃避和免不了霸權的態勢。這和共產黨並沒有太直接的關係,這
些海外知識份子當中幾無認同共產黨的。這是傳統錯誤的國家觀念,
也是中國文化中的柔性侵略主義。新疆即是一例,民族自決和自治的
本身是自然規律,中國文化就加入一種“德服天下”的統治概念,奢
望異民族能在漢族的統治下和平相處,這是不可能的。      

  拿澳洲毛利族和美國印地安人的例證來支持民族共處的論點,是
缺乏澳、美歷史概念和社會現況認識。從這個角度反省,中國歷史上
的統一無一不是在死傷和鎮壓異己者之下結束,幾千年來的屠殺換來
統治的穩定;直至今日,西藏與新疆當地居民仍背負著傷痕與怨恨,
六月四日血洗天安門帶給中國人巨大的衝擊,那一幕幕火光與死傷的
情景我們記憶猶新。                     

反省與衝擊

  類似的反省和衝擊也直接在海外的中國知識份子和學者身上湧現
。舉宗教為例,他們在中國極力壓制基督教之下(中國政府迄今仍認
為基督教與“海外反共人士”有關連,革命性太強)沒有機會接觸聖
經,教會屈指可數。到了國外,華人中基督徒比例不少,成就非凡的
華人基督徒也從不缺席。這給予他們不小的衝擊,讓他們在眾多的華
人教會中尋求答案。當他們認識到主耶穌的福音和聖經的真理時,尤
其是民運人士,他們在思考中國的前途時開始有更深刻的領會。  

  中國學者多對歷史觀與中西傳統價值觀的比較有較深刻的研究,
在越來越多已成為基督徒的學者中,正如知名的「河殤」撰稿人、「
民主中國陣線」主要創辦人遠志明說,「中國自有歷史以來,文化中
其實沒有民主的概念。」(遠志明於一九九○年起任普林斯頓大學訪
問學者,一九九一年信仰及認識了耶穌基督,)他強烈的希望是「建
立在基督精神上的平等、自由、民主和相互尊重體現在中國憲政的體
制中」。他各方面的書籍、批評與思想都比較客觀,這樣的中國學者
對於台灣獨立和作為一個特殊的群體與社會有充分的思考,不容易掉
入盲點中。                         

  同受中華文化影響並不成為統一的充分理由,如新加坡固然有它
獨立的特別因素,但大部分也確是華人。而許多中國的知識份子有矛
盾,他們承認新加坡是國家,但其實心理極不願意。這種中國大一統
的思想和侵略沒有什麼不同,充其量只是“非暴力的大中國共榮圈”
罷了。對我們台灣人來說,有很多需要改變的地方應要作“心靈的改
革”,這種改革除了宗教也包括對自身文化的認識,否則我們也走不
出自限的框架。                       

  香港人即是一例,他們並不認定自己是中國人,他們自認是香港
人,是受中華文化影響的“華人”,所以不太容易被中國的固有觀念
束縛,在中西兼取其優的基礎上,有許多成就婓然的香港人。在基督
教也是,論教會數和人數,台灣比香港多出好幾倍,然而今日具世界
性影響力的華人基督教學者和傳道者、相關重要著作、聖經編訂、中
華文化與基督教研究等等,大都在香港人的手裡完成。這的確是文化
宏觀的關係,要問的是,對於將來,我們選擇什麼?       

  我們思考方向實在應該更全面,關於自己這一片土地的未來要深
入思考和探討。無論是基督教、佛教和其他宗教,對周圍二千多萬人
、台灣的前途應要優先於中國。固然中國大陸許多人仍需要我們幫助
,在信仰的原則上我們誠心奉獻,在內心可以深思:不要掉入文化的
陷阱裡。這種陷阱會讓感情上與中國離不開,而更值得所議的是這種
感情大多是建基在教育灌輸的觀念上。             

  之前的湄州媽祖來台即參雜了這些因素,從一個文化戰略的角度
看,是需要適時的提醒。對於基督教來說,我們需要多一些覺醒的人
才。其實我們台灣早就急需更多的“馬偕”,將耶穌基督的愛與福音
帶給更多的人,這樣的信仰力量能使思考更澄明,文化更宏觀。在上
帝的祝福下,許多教會和醫院、學校早已在這片土地上傳播愛與福音
,將喜樂與人生的盼望遍撒在各地。在其中,比較多的像台灣基督長
老教會積極的付出,如能在現有的學校和其他資源以外,在教會宣教
的方式上更主動與活潑,相信能結出豐碩的果實。這也是最好的教育
方式。                           

歷史的評價

  甲午戰爭似乎已成為台灣前途的對談中不可少的一部分。對於中
國也許不是,對於台灣,甲午戰爭的割讓台灣是悲劇也是轉機。就如
文化大革命帶給中國人的不只是苦難、人與人關係的質變、思維方式
的轉變,不也帶來更深刻的思考嗎?是上帝允許歷史發展如此,這位
天父祂也帶領、掌管所有的事情。如同主耶穌基督的十字架在當時看
是悲劇,但因為祂的捨命,卻帶來了全人類的救恩,使世人能因著祂
得著永恆的愛與永生。                    

  今日我們對歷史的評價往往是建立在它後來的影響上,耶穌的十
字架,同羅馬時代大多數人也以悲劇稱之(“Viadolarosa”,走向
各各他的苦難之路)。但重要是端視我們的角度。美國獨立如未成功
,今天全世界的人都會自然地為獨立戰爭中英軍死傷的人哀悼,因為
“內戰真是個悲劇”,“它不該發生的,是嗎?”有人會這麼說。在
悲劇和另一面的比較中可以作分析,中國的文化大革命就是“大部分
的悲劇”。                         

  甲午戰爭對台灣來說無悲喜劇可言,同樣落人統治下,換作中國
,比日本好不了多少。今天我們以為所有的中國人都很在乎當初清廷
割讓台灣,以為很多人“心痛”,果真如此乎?相信沒有人會對割讓
時清廷滿不在乎的態度懷疑,臣子力言“鳥不語、花不香”,今日就
變成了為之要“奮不顧身完成神聖使命”之地?一百年前也同樣是中
國人,今日的“利益”自然成為主要的因素。感謝上帝將台灣獨立在
中國之外,這一百年的時間讓台灣有長足的發展。        

多一點思考

  台灣和中國統一的結果不會比台灣獨立成為一個國家更好。台灣
現在就已是一個獨立行使政權的國家,無論外交、政治、經濟、教育
、國防等等,都是一個主權國家,而且多方面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小
國家比大國家容易治理是必然的,我想也沒有任何人願意我們的首都
在中國大陸。要求如此大的中國政府作小小的改革將會難如登天。今
天我們習慣的民主方式雖然有弊病,但起碼達成了民眾的需求。台灣
人為什麼需要犧牲自己的政府主權和民主方式呢?去遷就十二億人口
來決定將來的資源分配、民主形態?這是牽連到整個台灣的重要決定
,我們不能容許自己不認真思考。將來的生活、工作以至於家庭和子
女,我們希望一切都獲得適當程度的自主和尊重。要改變中國人的思
維很難,沒有人會在認識到如何艱巨之後,還會願意投身在這樣的泥
沼裡。                           

  十六世紀偉大神學家加爾文(J. Calvin), 他的神學中心思想便
是以「榮神益人」作最高的原則,聖經中的教導也使人有了對週遭人
群、生活和環境的責任。我深深地體會,如果我們今天生活在無需擔
憂的景況中,也許不會有那麼多的論點在這裡相會。我們正走在轉捩
點上,今日我們在國際上已經失去了自尊,將來的發展更可能在眼前
消失。何人願意作“中國──台灣”的國民?如今我們在世人的眼裡
是如此,將來呢?如果將來民主的中國成立,台灣成為“中國大家庭
”的一份子,真的會讓我們有了自尊?除了滿足虛幻、缺乏思考的統
一感以外,我們又得到了什麼?失去的將無以數計。       

  在傳統「中國」的思考中,讓我們審視一下,我們會有思考與出
路。台灣獨立首要的是人民的未來,包括生活與自尊。相信在我們台
灣人開始的努力中,可以將國家建設成不受欺凌和更加繁榮進步的地
方。前提是我們是否認識,和中國統一對我們並無益處,反而對台灣
有不利的影響。這個體會常與台灣人和新一代中國留學生之間的對談
有深刻聯繫。                        

  第一、中國大陸人民的思考模式和行為,與我們想像中差距  
     頗大。                      
  第二、在台灣前途思考中,我們發現中國人要的只是形式上  
     的統一、政治情緒的滿足,而絲毫沒有能對我們台灣  
     有建設性的思考。                 

台灣人與中國人相處的情形激發我們進一步考慮台灣與中國統一的可
行性。                           

盲目與角度

  關於台灣的未來,很遺憾很少有人以一個較純粹的觀念來看待。
有些盲目跟隨政黨和政治明星的口號,自己忘了思考。這就像本來宗
教是中性的,一但染上人的色彩,我們就容易將它定罪。所以看事情
的角度、評價的考慮決定了我們的觀念。我們可以將這些因素摒除,
專就內涵、目的來探討。我們對「台灣獨立」的看法,如同筆者以前
,常將台獨與暴力劃成等號,即使他們再多的學者都掩飾不了洪水猛
獸的企圖。                         

  然而當我們回過頭來看,這些受人尊敬的學者和鄉土運動者的奉
獻,確是有非常強大的精神力量在背後支撐。我們當然可以視而不見
──只因為他們支持台獨,我們心中就先將他們判決。很可惜這樣的
情況常有,不單政治人物如此,更影響我們。          

  新黨其實也經常走入這個境地,流於另一種形式觀點的政治情緒
。之所以有暴力的印象,和民主改革中的陣痛後遺症有關聯。「多數
尊重少數」也是民主基本原則,在前幾年沒有被充分尊重。於是我們
見到一些政壇的怪現象,相信很快會過去。未來在教育、經濟、政治
等等各個領域相信不會有太大的改變,會變化的是我們對事物的思考
模式擴及為廣闊的世界觀,而不單只是在中華傳統文化裡。    

巨輪下的未來

  當我們台灣學生在奧運場邊被中國官員強橫凌辱,當漁船被扣留
我們沒有能力交涉;當中國蠻橫地對我們發射飛彈演習,當達賴喇嘛
來台,中國尚不知羞愧地發言指責.....。這些時候,當政府的
外交官員在各處不停奔勞,面對壓力和困境,中國在背後、公開的打
壓也永無寧止。什麼時候我們博得了「中國人的同情」?什麼時候我
們才能正視自己?我們為什麼還要讓這樣的日子繼續下去?我們如何
面對未來?台灣,這就是我們的國家和土地。族群對立、悲情、悲哀
該放下,記取前人的腳步,為公義與和諧的社會、自主與尊嚴的國家
主權而努力。                        

  海洋國家很好,活潑的小國比沉重凝滯的大國更好。我們都必須
面對歷史的巨輪,也許我們就是牽動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