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外獨會”到
 台灣白色恐怖真相研討會
 

黃 秀 華


  十九年前,一群人穿著厚重的冬衣站在華盛頓白宮前面,向訪問美國的鄧小平示威。那時沒有台灣人和外省人之分,只有帶面罩(尚未曝光者)、沒有帶面罩(已經曝光的黑名單者)和國民黨的特務之分,壁壘分明。我是那幾個帶面罩的年輕學生之一。五年半前,挾著媒體為“外省子弟台灣獨立支援會”所造的聲勢返台,胸前掛著一條黃布條,用顫抖的手舉著寫有組織名稱的木牌,台北市立體育館廣場的濛濛細雨中,我向媒體所誇稱在台有不少會員的預言(白色謊言?),眼看就要在眾人注目和媒體焦點下穿幫了。六個月後外獨會成立,將近七十名會員,我鬆了一口氣。

  五年之內,由戒嚴到解嚴,由獨裁政體到民主政體,台灣的時局變化迅速,每天都有爆炸性驚人新聞。有令人喜悅的,卻更多令人失望憤怒的。解嚴前,爭取政權的人和爭取人權的是同一批人,而今,嚐到權力滋味的反對運動者也漸漸失去理想性,台灣廣大小老百姓的權益不再有人關懷,社會問題層出不窮。

  在此動亂的五年內,“外省”族群為求安身立命的認同台灣的運動也困難重重。在島內,連最簡單的“認識台灣”教育課程,都還遭到一些“外省”人政客無理的攻擊。在海外,一批曾受台灣土地和人民滋養了數十年,可認同美國,可以認同加拿大等的外國的“外省人”,就是無情無義的不肯認同台灣。他們所成立號稱海外第一大黨的“新黨之友會”,以公然出賣台灣的利益受到中國領事館和中國政府的重視和支持,完全無視於台灣“外省”族群在台灣的生存處境。這一群自私自利的外省人嚴重的阻礙我們這幾年為了“外省”族群融入台灣本土所作的努力,更表示外獨會必須存在的重大使命和意義。

  外獨會成立之初,老生代、中生代、新生代幾乎是各佔三分之一的比例,五年後的今天,許多新會員不斷加入,年輕、朝氣蓬勃,有著更大的衝勁的新生代成為外獨會的主流。

  外獨會的新秀輩出,社會運動一棒一棒的交給新生代,我因而將有限的時間和精力轉移到在國民黨殘暴政權下延續了數十年,受害者眾,不分族群,不分男女的白色恐怖案件平反真相調查運動。今年三月,我邀請了台灣人權人士和白色恐怖受難者家屬如孫立人將軍之子孫安平等十四人,共同成立“台灣白色恐怖真相研討會”。外獨會和台灣白色恐怖真相研討會這兩個組織,各自代表著台灣“外省”族群參與社會運動和人權運動的突破性和歷史性意義。任何政客或外國勢力欲挑起或製造台灣族群衝突的籍口,在這兩個組織的成立歷史背景和宗旨下,都顯得荒謬不合人道。

  從獨裁政權到民主政權的今日,“外省”族群的認識台灣才剛剛起步。這小小的起步卻是許多認同台灣的朋友們和外獨會支持者們所投入不少的心血。從“外獨會”到“台灣白色恐怖真相研討會”我們都以拓荒精神從事著影響台灣,尤其是“外省”族群極大重要的人權運動。

  在“外獨會”成立五週年的今天,希望在大家繼續的參與和努力之下,台灣不再有“外省”這尷尬的名辭,也希望白色恐怖慘痛的真相和歷史教訓,將各族群台灣人結合在一起,共同為台灣的前途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