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為 甚 麼 支 持 外 獨 會 

高 阿 金


  關心台灣獨立建國的朋友,很少有不知道外獨會的,而經常參與外獨會活動的朋友也一定常看到我,因此常有人問我為什麼對外獨會特別關心,談到關心其實我是非常慚愧的,一介女子走街頭的歷史又非常的短,既無特殊才能及雄厚財力,實談不上什麼貢獻,憑的只是一股熱忱,及期望在台灣有更多所謂的外省朋友來認同我們的理念而一起來為台灣獨立而努力。

  我生長在北部的鄉下,三、四十年前,很少人談政治,不知什麼是二二八,選舉時通常由村中的長者決定投票的對象。對外省人的印象只有來自派出所的主管,及前來演習的軍中老兵。到了中學初期,因為講了一口所謂的台灣國語被取笑而感到有點自卑,漸漸的北京語的使用已較流利,又近年來由於所謂的台灣國語普遍為大眾所接受,親戚朋友中也無本省外省之分。

  本以為一切的隔閡已隨著歲月流逝,誰知九四年台北市長選舉時,電視辯論的第三天,過去要好的同學打電話來辯論,談的皆是電視辯論中趙少康的言論,及那些日子新黨支持者的論調,語氣咄咄逼人。無論怎麼表白都得不到他的諒解,從此我又陷入戰戰兢兢中,不敢和外省朋友聯絡,過去的謙卑是因為別人笑我的台灣國語,今日的謙卑是因怕刺激到外省人,怕引起激烈的爭辯,而這些爭辯往往超過理性的層次。而此時在TNT聽到「外獨會時間」節目,對他們有進一步的了解,於是鼓起勇氣和他們聯絡,一來想了解這些和我理念相同及和現代社會主流價值相合的外省朋友是從那裡來的,二來是想向他們致意。

  直到參與他們的團體成為贊助會友,才更了解到這群朋友的可愛及熱情,也更感受到他們力量的薄弱。由於種種因素,外獨會在各建國團體裡面人數屬較少的,所以我下定決心,當我有能力支援時,外獨會是第一個考慮的對象。

  和外獨會結緣近三年,參與街頭運動三年多,我有一些感想在此和朋友們分享:

一、 很多支持台灣獨立的朋友都很愛護外獨會,但卻往往都是站在本位的立場。我常聽到一些人向外獨會朋友道謝,但我覺得對外獨會該是盡力的支持而不應只是感謝。每個人愛台灣,愛自己的土地是非常自然的事,相信外獨會的成員也是如此,並不是期待您的感激。若一昧的感謝,豈不是將他們當成是「外人」了。

二、 雖然在台灣大部份的外省人都較支持新黨,我們只能遺憾他們認知偏差,但不要否認一部份的外省人愛台灣的心。我的許多朋友雖對台獨尚不太能接受,但大都將台灣當作安身立命之所。我們不能接受他們的主張,但應試著體諒他們的心情,如果對他們懷有敵意,就更難使他們了解我們的理念,更遑論共同努力了。

三、 從小到大,我被稱為台灣人,我的母語被稱為台灣話,曾幾何時,當我們說自己是台灣人時,卻被責難——憑什麼您們才是台灣人,你們的母語才是台灣話?其實這是從小到大的習慣用語,也希望外省朋友及客家朋友們多包含。

  時值外獨會成立五週年的今天,我以外獨會會友的身份被要求寫一篇感言,沒想到比想像中還困難。希望更多的朋友來支持外獨會;更多的外省朋友加入外獨會,使她更壯大,也期待她早日解散的那一天——「台灣獨立建國」早日來臨。

  外獨會支持者們投入不少的心血;從“外獨會”到“台灣白色恐怖真相研討會”,他或她們都以拓荒精神從事著影響台灣、尤其是“外省”族群極為重要的人權運動。

  在“外獨會”成立五週年的今天,希望在大家繼續的參與和努力之下,台灣不再有“外省”這尷尬的名辭,也希望白色恐怖慘痛的真相和歷史教訓,將各族群台灣人結合在一起,共同為台灣的前途奮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