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 談 我 思 想 轉 變 的 歷 程 

張 志 群


  筆者今年七十二足歲,出生在中國最大的都市-上海市,教育程度只是在上海市的英國租界內的小學接受六年的教育。日前接外獨會張杏梅執委來電,囑為外獨會創會五週年紀念寫一些我思想轉變的歷程。回憶入世七十二載以來,除了學生時代的作文課以外,從來沒有寫過文章,使我緊張非常,但是為了外獨會會慶的盛舉,實無理由推辭,何況對個人來講,也能用文字留下些歷史的片斷。然而因恐糟蹋篇幅,如編者不將本文刊出,筆者絕不介意,絕不見怪。

  言歸正傳,話說一九三○年代,中國人民外受日本等帝國主義者的侵略,內受封建殘餘的迫害。執政的國民黨政府,對外採取不抵抗主義,把東北等領土拱手讓給日本;對內用極其殘酷的白色恐怖對付善良而正義的人民,慫恿土豪劣紳地痞黑道欺搾人民。地主可以因為佃農的耕牛沒收,或把佃農的女眷虜來為妾或做奴婢,甚至有的地主對佃農的女兒或新婚者享有野蠻的初夜權。工廠的老闆不顧工人的死活,剝削他們成為製造財富的勞動者。勞苦人民在無法無天的制度下過著水深火熱的生活。

  筆者在就讀小學五、六年級時,受到了幾位思想開明而進步的老師的啟蒙,領悟到“國家”是屬於人民大眾的,“政治”是與人民息息相關的事;同時也明瞭了當時中國在不公不義的執政者的統治下,是被處在半殖民地的地位和半封建的政情下。當時執政者叫出“先安內,後攘外”的口號,進行剿共戰爭,迫使中國共產黨的紅軍主力逃亡到位在中國西北陝西省的延安。接著是一九三六年十二月十二日擔任剿共副總司令的張學良將軍受其所率領的東北子弟軍要求“打回老家去”的感召,並悔悟到自己為了忠於蔣介石個人,而把家鄉——東北出讓給日本,是賣國賣鄉的行為,因而發動了西安事變,軟禁蔣介石,要求蔣實行國共合作一致抗日。次年七月終於爆發了國共和作的抗日戰爭,但是所謂“國共合作”只是說說而已,實際上國共的衝突還是暗地裡進行著。

  一九四五年終戰後至一九四七年,國共兩黨再度表面分裂,國民黨開始戡亂戰爭。在抗日及勘察的戰爭中,國民黨的大部份什牌軍到處要人要糧,巧取豪奪地只會擾民。相對地,中國共產黨以統戰為手段,獲得人民的擁戴。中共軍隊幫人民義務勞動,不取人民一針一線,靠著人民的支持以小搏大,把國民黨趕離中國大陸。

  從小學五、六年級時起受老師的薰陶,閱讀了一些當時被認為民主進步的左翼作家,如魯迅、茅盾、巴金等的著作,以及一些立場公平客觀的評論時事的雜誌書報,養成了我不斷地關心政治的癖性,也使我的政治思想一直是自由民主的、反封建、反專制、反獨裁的。但是當時卻對中國共產黨抱著幻想與希望,認為中國的不平等的封建社會制度將要靠他們來改革,貧窮飢餓的勞苦大眾將要靠他們而出頭天。

  小學畢業後,受戰爭的影響父親經商失敗,我家人口眾多,為了生活,為了養家,無法升學。經親友介紹進入一家規模不小的西藥房,做了三年的小職員,然後轉入一家運輸公司任較高級的職員,在兩處任職期間,拼命自修英文以增加謀生能力。

  一九四五年終戰,因運輸公司停業而失業。一九四七年九月應一位親戚的雇傭,離鄉背井隻身來台灣,到該親戚於一年前在基隆市開設的貿易商行接任經理之職。為了開展業務,曾努力自修日本語文以與當地的客戶溝通交談,並自學商業會計整理商行的財務。一九六四年創立自己的公司,經營進出口生意。其間時刻關心時事,閱讀倡導民主的書刊。雖然對執政者的倒行逆施,白色恐怖,殺害具有民主思想的優秀人士及迫害無辜的民眾等反動政策,使我恨之入骨,但是為了要培養子女的成長,不敢公開地發出不平的聲音或有所行動。

  一九八七年國民黨政權開放人民赴大陸旅行,我從一九八八到一九九二年數次前往多處城市及偏僻地區,探親訪友,所見所聞,使我對中國共產政權的幻想整個地徹底破滅。當初中共所宣稱的無產階級專政、工農份子當家的諾言,是十足的欺騙人民的謊言。執政者毫無人性的封建殘暴的統治,人民無言論或遷居等任何自由,窮人非但沒有翻身,反而比前更窮更苦;官吏貪贓枉法,風氣敗壞,人民生命如草芥。所以台灣如果被它併吞(統一),台灣人民四大族群將淪沉苦海,永不超生。

  下(九)月十六日是我來台灣做台灣人的五十週年紀念日,回憶五十年前為生活隻身乘船渡海到這裡,在這裡結婚成家,養育兒女,在這裡就業以及創立自己的事業。現今兒女們都已成家立業,自己的事業也已在五年前移轉給幾位在職近卅年的職員們接手經營,始過著我清閒的退休生活。因此已自感幸福滿足了。

  上面我曾提到過我已經是做了五十年的台灣人,因為台灣人包括四大族群,其中之一就是稱為“外省人”的“新住民”。其實一個國家必定有其土地,而地球上的土地是屬於該土地上的人民的,只要你決心和這塊土地禍福與共,認同這塊土地,你就是這塊土地的國家的人民。我於一九四八年成家後,就決定不回出生地,而是長居這裡做一個台灣人。我的配偶是河洛人,一九六四年因收入的薪資不敷開支,因而自己創業時,所需資金是河洛籍的朋友借貸給我的,而創業時自願投資的合夥股東是客家人。從這些事實可以証明,四大族群的人民是一致地認為大家都是台灣國的國民,只有執政者和一些政客們為了他們的私利,暗中搞族群間互相猜忌互相仇視的分化,因為他們害怕各族群團結一致把他們推翻掉。

  近幾年來從書報中,從學者專家教授的演講和民主電台的收聽中,使我更加熱愛這個給我幸福給我滿足的海洋國家。因此我們應該促使這個國家更美麗、更民主、更自由、更繁榮、更富強,而且首先一定使這個國家站起來,列隊在所有的國際組織中。我們應該強烈地反對執政者以及政客們以“統一”為名,要把我們的國家拱手給中國併吞;我們應該告訴全世界:「我們的國名不叫中華民國,我們的國名叫台灣」;我們應以“頭家”的身份,命令政府向全世界宣佈我們的國名叫“台灣共和國”;我們應以“台灣共和國”的國名加入聯合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