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精雕的三峽祖師廟     張 國 明

  在聆聽過姚老師對於台灣古蹟基本認知的精心介紹後,我們來到了三峽長福巖清水祖師廟,做為實際親近、認識與欣賞古蹟的起點。說來非常諷刺,這座堪稱東方寺廟藝術殿堂,以及幾乎與台灣本土美術巨匠畫上等號的大廟,在當今國家古蹟的分級標準之下,竟不是「古蹟」!不過,名份的問題倒還是其次,更值得我們關切的是:尚未「完工」的「她」,歷來一直遭到粗俗不搭調的對待,以及這些現象所透露的台灣國民的意志和文化水準的問題。

  祖師廟原建於二百年前,時為福建安溪移民精神之所寄與地方事務之中心,曾毀於地震。日據時代為反抗外來政權之大本營,遭日人焚毀夷平。一九四七年,三峽鎮民決定第三度重建,由當地出身的名畫家(亦為政經要人)李梅樹先生接掌主持。李氏自幼醉心於藝術,雖出身於名門,但經數年之努力與堅持,方得家人諒解與支持赴日習畫。其作品融合了精緻用心的筆力、個人執著的生命力與台灣本土人事物之長,而獨樹一格,在當時迭遭譏評冷落。接手重建工程後,將其後半生完全奉獻給祖師廟-不論是精神上或物質上。歷經三十多年的辛勞、折衝與堅持,一九八三年,大師走完燦爛的一生,祖師廟尚未完工,但已嚴然為傳統雕刻藝術之寶庫。其中石柱、銅柱多達一五六根,柱柱從頭至尾皆為精工,多處可見大師設計之美與匠師雕工之細膩,配合上其他大師之木雕、石壁之作品,十足地讓參觀者感動-隨著流暢精緻的線條起伏而感受到生命的脈動。大師的藝術涵根源於本土,終究也將其生命與本土融合一體,成為令人動容的史記憶。

  然而,從長福橋的動工到今天握有優勢主導權者,一件接著一件,急就章式的、不協調的補綴,大師的藝術風貌一直在被扭曲。在廟前廣場與四周環境之中,為滿足現實生活的需求與便利而產生的行為和景觀,早已將祟敬堅毅生命力的氣氛掃盡一空。眼見李氏後人勢單力孤,卻又竭盡心力地守護著先人的遺產,不免再度感嘆土斯民究竟出了什麼問題?在一個日益趨向功利的社會裡,在一個多數只能(或著只想)為一己現實生活終日渾沌忙碌的人群之中,在長期未能根植於本土認同的歷史與文化教育之下,真正能體會生命意義,認知到如何讓斯土斯民永續健全而自主地發展下去的人們是太少了。難怪祖師廟會如同台灣其他重要的文物、台灣的土地一樣,遭到忽視或者破壞。當您走出祖師廟,除了學到欣賞古蹟的風貌、探尋古蹟的歷史之外,是否也感受到「她」更是認識台灣人生命力(不論是堅毅或沈淪的)的真實教材

1996 張國明